您的位置 首页 比特币是什么

虚拟女团占领韩国?元宇宙廉价打工人罢了

来源:“元宇宙创习社”(ID:metainthehouse),作者:创习社小蓝

虚拟女团占领韩国?元宇宙廉价打工人罢了

图片来源:由无界版图AI工具生成

不论是独立出道还是成团运作,目前国内的虚拟音乐人已经初具规模,但在依托真人团体而存在的虚拟偶像方面,国内目前的探索还有限。

所以这次小蓝又将目光放在了韩国身上,聊聊韩国那些AI换脸的虚拟偶像,或者依托真人构建的虚拟形象——她们究竟能整出什么花活?

好好的女团换什么脸

自2021年发表出道单曲《I'm Real》以来,K-POP组合Eternit已经在油管赚到了数百万播放量,B站虽然没有她们的官方账号,但各个MV的播放量累计也来到了50W+的级别。

她们确实能唱能跳,跟粉丝互动也与其他组合没有两样——就是这个出道曲违和的AI换脸小蓝实在挑不出一帧还行的镜头截图,所以就放一个完整版大家自行感受吧,坚持到最后的可以永远不阳!

看完完整MV小蓝只想问:金晨小姐姐什么时候去韩国务工了,如果被绑架了就眨眨眼

不过经过了一年半的发展,在几个月前的新歌《DTDTGMGN》MV中AI换脸的违和感已经少了很多。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被优化的太过了,小蓝在MV中找不到金晨的踪影了,倒是MV中为什么又出现了国内虚拟人集原美的海报啊!谁能解释一下!别告诉我用的公模!

虚拟女团占领韩国?元宇宙廉价打工人罢了

📸️ 集原美你怎么在墙上 © 截图

当然小蓝吐槽归吐槽,但不得不承认AI换脸团体确实是虚拟偶像的一个发展方向——Eternity成员们的虚拟面孔是由韩国科技企业Pulse9利用深度学习技术生成。

这家公司最初生成了101张凭空想象的脸孔,然后将它们分成四类:

可爱、性感、天真无邪和智慧型,之后公司邀请粉丝票选他们最喜欢的面孔,公司雇用的设计师继而根据粉丝的选择,将胜出的面孔动画化。

在直播聊天、视频摄制和线上粉丝见面会上,Pulse9会雇用匿名歌手、演员与舞蹈演员,把虚拟面孔投射到他们身上,Pulse9公司总裁朴智恩在接受BBC采访时说:

我们利用Eternity在做的是一门新生意,我想这是个全新行业。

采用虚拟艺人的优势是,当K-pop明星容易受制于身体限制,而身为人类他们也会受到精神紧张困扰的时候,虚拟艺人完全不受束缚。

虚拟女团占领韩国?元宇宙廉价打工人罢了

📸️ © PULSE9

嗯,说得我都懂,就是赶紧让AI换脸不这么违和吧,最起码像红棉小冰做出来的那样让人真假难辨,对不?

当然进军虚拟偶像不止有AI换脸一条路径,K-POP巨头们有着更硬核的解决方案。

好好的女团用什么假人

2022年盈利最高的K-POP企业中,已经有五家投身到虚拟偶像、元宇宙的浪潮中。

小蓝之前专门介绍过SM公司推出的元宇宙女子组合aespa,她们的四位真人歌手Karina、Winter、Giselle和Ningning就分别有各自对应的虚拟人ae-Karina、ae-Winter、ae-Giselle和ae-Ningning,这四位虚拟人可以陪伴粉丝们探索虚拟世界,并能横跨多平台应用。

而早已是排行榜常客的Blackpink,今年又在元宇宙中创造了历史:在她们元宇宙虚拟形象的协助下,Blackpink夺得了MTV首个最佳元宇宙演出奖。

当然除了直接让自己的虚拟化身在元宇宙中进行演出外,与粉丝进行互动也是一个不错的选项:

疫情期间,女团Billlie不得不取消现场演出和粉丝会面活动,所以公司把团员都复制出一位虚拟人在虚拟世界举办了粉丝大派对,成员文秀雅说:

毕竟我们第一次办这个,我们都显得有点笨手笨脚的。不过慢慢我们就适应了,一边适应这虚拟世界,一边跟粉丝们聊天,我们都乐透了(这浓重的机翻味儿)。

虚拟女团占领韩国?元宇宙廉价打工人罢了

📸️ © 谷歌

不过虽然文秀雅对成员分身与真人的相似程度给予了很高评价,但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是说自己其实更喜欢与支持者们亲身见面。

有这样想法的也不止偶像,作为自2019年出道以来便一直支持Billlie的老粉,李智秀一直都在购买她们的专辑并去音乐APP刷播放量。但即便对于李智秀这样的死忠粉而言,该追虚拟偶像还是真人偶像的抉择并不费功夫,她在网络中评论到:

老实说,要是有人问我你想在元宇宙内看100分钟的Billlie ,还是在现实世界看她们10分钟?我能可选择在现实世界看她们10分钟。

虚拟女团占领韩国?元宇宙廉价打工人罢了

📸️ 我选择狗带 © 谷歌

像她一样当虚拟偶像与真人偶像并行时,选择喜欢真人偶像的人其实并不在少数:

不论是aespa自出道以来其虚拟形象即便保持着陪衬般的存在也逃不过粉丝们的吐槽,还是Blackpink几次元宇宙表演的建模都被粉丝诟病,都能看出粉丝离接受真人偶像对应的虚拟形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很明显,韩国的娱乐公司们并没有在这条路上打退堂鼓的计划。

虚拟偶像还要加大力度?

不久之前,韩国娱乐业巨头Kakao Entertainment宣布计划推出一档名为《GIRL’S RE:VERSE》的虚拟偶像选秀节目。

节目形式非常容易理解,就是让来自诸多女团的参赛者们化身中之人,利用动态捕捉技术,驱动自己的虚拟化身进行舞台表演,最终选出5名成员作为虚拟偶像团体成团出道。

虽然官方一直以虚拟形象来展示参赛选手,但还是有很多粉丝通过介绍视频等认出了里面有GFRIEND、宇宙少女、APINK、Cherry Bullet等女团的成员。

从目前释出的自我介绍影片看起来,30位虚拟偶像都有各自的世界观和人设,比较特别的有来自月球的天使、入侵地球的外星人等等。

不过有些遗憾的是,该节目原本计划在12月初首播,但目前因为比赛歌曲的版权问题被推迟了,希望正式播出时能带给小蓝惊喜——当然带来槽点也行,只要能播小蓝就能写

而韩国之所以对于依托真人的虚拟偶像如此上心,或许从Pulse9总裁朴智恩的心态就能窥见一二。

在BBC的采访中,朴智恩相信自己能好好利用这些新技术,将K-POP艺人为了追赶行业需求而过度受压的风险减至最低。

虚拟女团占领韩国?元宇宙廉价打工人罢了

📸️ © 谷歌

从组合成员的恋爱传闻到网络欺凌,肥胖羞辱和节食过度,过去几年,K-POP在国内总是因为各种社会议题登上新闻头条,而不是她们出色的舞台演出。

2019年,歌手兼演员雪莉被发现死于家中,终年25岁。她据报“肉体与精神因恶意不实谣言扩散而受伤害”,暂停从事演艺事业。

而不久之后她的闺蜜,另一位K-POP歌手具荷拉也被发现死于家中——具荷拉在自尽之前曾被男友秘密偷拍,继而因此遭受惨烈的网络霸凌。

但利用一层虚拟的外壳来对她们进行保护,真的就是一条可行的路径吗?小蓝并不看好。

过去10多年间,K-POP的文化巨浪已经产生了价值上百亿美元的力量,动听而朗朗上口的曲调,时尚、高科技的制作,加上流畅的舞步、具有感染力的舞台,让K-POP成为韩国最赚钱且最具影响力的出口商品。

但无论是顶级K-POP巨星,他们的忠实粉丝,还是希望将他们的成功化作资本的大公司们,都到了要展望未来的时机:随着AI、deepfake与avatars技术爆炸式发展,这些流行偶像正把他们的名气引领到一个全新的维度上。

虚拟女团占领韩国?元宇宙廉价打工人罢了

📸️ © 谷歌

在这样的大趋势下,保护身心健康怎么看怎么都像一个冠冕堂皇的伪命题——或许虚拟形象借着真人偶像的光去替公司廉价打工,才是大公司的终极目标吧。

当然目前的好消息是,粉丝们并不吃这一套。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793420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