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暴涨到暴跌,第一批“元宇宙概念股”怎么样了?

来源:“好看商业”(ID:IGreatBI),作者:周一围,编辑:安心 丁珏汭9月13日,中秋后的首个交易日,“脱口秀概念股”ST洲际(600759)引发市场广泛关注。某位脱口秀演员的公开玩笑让一只股票成功涨停,而上交所也依规对异常交易行为采取了自律监管措施。ST洲际之前,概念股的热度就一直居高不下。从新能源到碳中和,再到近期的元宇宙,似乎股票只要扯上了热门概念,都会引起散户投资者的热切追捧。元宇宙热潮一年多以来,不仅全球有头有脸的互联网科技公司都在争相布局,就连传统企业也来蹭它的热度。比如今年中秋节,A股上市的月饼老字号广州酒家(603043)、老牌丝绸企业万事利(301066),以及高端冰激凌品牌哈根达斯等都推出了“元宇宙月饼”。用户购买实物月饼,可以免费领取相关数字藏品,本质上都是一种营销甚至炒作手段。当新一批企业涌进来爆炒元宇宙时,前一批“元宇宙概念股”已经用拉垮的业绩证明:尚处在发展早期的元宇宙不是万能的,只想蹭元宇宙的热度更是万万不能的。本文就以率先在元宇宙方面“闹出很大动静”的A股上市公司中青宝、天下秀和蓝色光标为例,看看作为第一批典型“元宇宙概念股”的它们,现在怎么样了。

据东方财富9月9日的数据,A股100多家元宇宙概念股中,今年内股价涨幅为正的只有14家,其它均出现不同幅度的下跌,其中,中青宝、天下秀和蓝色光标股价分别跌超37%、44%和49%。如果把时间线拉长,过去近一年时间里,中青宝、天下秀和蓝色光标的股价都曾借着元宇宙的东风一阵猛涨。三家公司中,天下秀涨幅最小,达75.55%,中青宝涨幅最大,为419.88%,蓝色光标则上涨了158.35%。在触及近一年内高点后,三家公司的股价纷纷进入下跌通道。截至2022年9月9日,它们的收盘价与近一年内高点相比均遭“腰斩”。其中,蓝色光标跌幅最大,达到57.94%;跌幅最小的是中青宝,也跌了52.31%。(三家公司股价自2021启动上涨-2022.9.9涨跌幅情况/好看商业制图)股价暴涨暴跌的背后,三家公司经历了什么?先来看曾经的“元宇宙概念”龙头中青宝。2021年9月6日,中青宝对外宣布,公司将推出一款虚拟与现实梦幻联动、模拟经营类的元宇宙游戏《酿酒大师》。玩家不仅能在虚拟世界中根据自己的愿望构造世界、经营酒厂,还可以在现实世界中线下提酒。在元宇宙概念加持下,中青宝的股价在2021年9月7日启动上涨,当天盘中涨停,之后势如破竹。至11月11日,最高价达42.63元/股,市值破100亿元。(中青宝2021.09.07-2021.11.11股价走势/东方财富)但是据一些体验过这款游戏的玩家反馈,所谓元宇宙游戏,充其量不过是线上卖酒的噱头,而《酿酒大师》也并未获得国家发放的游戏版号。(中青宝《酿酒大师》游戏/官微)一边涉嫌蹭热点,另一边,中青宝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则趁机发布减持公告,欲高位套现。2021年,深交所多次向中青宝下发关注函。2022年1月,深交所再发关注函,其中要求中青宝说明是否存在故意制造热点、噱头等情形;以及是否存在为配合控股股东减持而故意炒作,抬高股价的情形。2022年5月19日,中青宝在回复深交所的询问函时终于自揭“马甲”:自2月28《酿酒大师》H5版本开启对外测试,截至回函日,近3个月内总充值流水仅为2444元。(中青宝《酿酒大师》2.28-5.19对外测试数据,来源:中青宝回函)浩大的声势、骨感的现实、股东的高位套现,加上监管和舆论的质疑,中青宝股价难抵下跌压力。1月5日触及39.28元高点后,中青宝股价一路下跌,至今再也没能回到之前的高点。天下秀和蓝色光标的这波股价暴涨逻辑,似乎与中青宝如出一辙。2021年10月28日,天下秀虚拟社交产品“虹宇宙”上线,号称是“中国版的Meta”。用户下载虹宇宙App后,可在虹宇宙里建立3D虚拟形象,拥有自己的3D虚拟住宅,并开展社交、游戏和生活等。(虹宇宙虚拟场景/官微)2021年11月18日,天下秀创始人李檬发布了一封题为《面向下一个十年 让连接更有价值》的公开信。李檬在公开信中介绍了公司基于区块链技术的3D虚拟社交产品“虹宇宙”,并称虹宇宙会使天下秀不断接近社交技术的终极梦想。受此带动,天下秀股价随即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10月28日至11月19日,天下秀在17个交易日实现7涨停,股价接近翻倍,触及15.29元高点。(天下秀2021.10.28-2021.11.19股价走势/东方财富)蓝色光标的股价曾在2021年10月28日触及全年最低点4.83元。进入11月份,其股价却一改过去的低迷状态,开始高歌猛进。到2022年1月4日,短短2月时间,其股价最高达到12.84元。而这波暴涨背后,也与不断释放的元宇宙消息密切关联。(蓝色光标2021.11.5-2022.01.04股价走势/东方财富)比如,2021年11月26日,公司在互动平台表示,元宇宙相关的虚拟人IP和技术、XR技术、虚拟空间等业务是公司未来重点关注并全力投入的赛道,投资不设上限,可支持超10亿的资金布局元宇宙。11月26日早盘,蓝色光标大涨近20%,最后以涨7.16%收盘。(蓝色光标虚拟人/公司官微)经监管问询和督促,天下秀于2021年11月18日公告称,经自查,公司主营业务未发生重大变化,公司并未参与AR、VR、MR及相关硬件技术研发,亦无相关硬件技术储备或专利,目前虹宇宙产品也尚未接入前述硬件技术,“虹宇宙作为实验阶段产品有较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可以说,天下秀的“虹宇宙”不过是一个非常遥远的“大饼”。而蓝色光标所谓的元宇宙,本质上是换个场景做营销,目前与元宇宙的关系不大。短期爆炒过后,投资者一哄而散,股价大跌会成为必然。

在“沾上”元宇宙之前,中青宝主营手游业务,天下秀的主要营收来自新媒体业务,而蓝色光标的主营业务是公关和广告服务。2022上半年,蓝色光标营收为167.11亿元,同比减少54亿元,降幅24.43%。同期,净利润为837万元,去年同期为5.76亿元,同比暴跌98.55%。(蓝色光标2022半年报/公司公告)具体来看,蓝色光标上半年受影响最大的是互联网及应用领域,收入同比减少18.1亿元;其次是游戏领域,收入同比减少15.5亿元。在财报中,元宇宙业务被描述为“稳中向好”,但也导致了成本增加。蓝色光标披露,上半年公司基于元宇宙业务布局发展,导致研发投入达到2769万多元,同比增加36.54%。(蓝色光标2022上半年因布局元宇宙致研发投入增加/公司公告)另外,在半年报中,蓝色光标还首次将“数字资产”作为“存货”进行披露,元宇宙业务不但没有带来实际收益,还造成了152万元的资产减值。营收、利润下滑,营业成本增加也是中青宝和天下秀上半年财报的共同点。2022年上半年,中青宝营收1.61亿元,同比下降2.15%;归母净利润1163万元,同比增长0.71%;扣非净利润716万元,同比减少18.77%。中青宝的主要收入来自两大部分:网络游戏和云服务,二者的营收占比分别为:42.6%和52.45%。如前文提及,中青宝今年2~5月来自元宇宙游戏《酿酒大师》的总流水仅为2444元,可以忽略不计。在支出方面,公司上半年的总营业成本为8623.6万元,同比上涨5.97%。其中,研发投入3275.5万元,同比增加34.35%。上涨的主要原因是研发人员的增加与研发投入增大。而天下秀的上半年营收为20.88亿元,同比下降2.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9亿元,同比下降20.1%。(天下秀2022上半年财务数据/公司公告)上半年,天下秀的研发费用达9238万,同比增长12.72%。天下秀解释称,研发费用增加主要系本年对 WEIQ 平台、虹宇宙等项目研发投入所致。期内,公司的销售费用同比增加了57.54%。从今年上半年的财报来看,元宇宙并未改变三家公司的基本面,相反却暴露出其原有业务的严重疲软。而硬蹭元宇宙给它们带来的,除了股价暴涨暴跌,还有快速增加的研发、营销等成本。

2021年3月,“元宇宙第一股”诞生。成立两年的公司Roblox登陆纽交所,上市首日股价以54.4%的涨幅收盘,市值突破400亿美元,引爆元宇宙的“造富神话”。同年10月,扎克伯格宣布Facebook改名为“Meta”,all in“元宇宙”,进一步推高了元宇宙的全球热度。全球移动互联网发展至今,急需一场颠覆式创新。元宇宙被寄予厚望,承载着人们对未来的超级想象。麦肯锡曾预测,到2030年,元宇宙对游戏市场的影响在1080亿~1250亿美元,对广告市场的影响为1440亿~2060亿美元,对虚拟学习市场的影响规模预计1800亿~2700亿美元,对电子商务领域的影响可能有2万亿~2.6万亿美元的规模。回顾历史,当一个新的创业风口出现时,伴随创业热情的,永远还有乱象丛生。元宇宙同样如此。如今,当人们还在就“什么是元宇宙”争论不休时,各种花式蹭热度的行为已经陆续上演了。从本质上看,元宇宙是一个长周期的技术浪潮,而不只是一个风口,它可能会持续十几年甚至更长时间。在Meta大中华区CEO梁幼莓看来,元宇宙是互联网的下一篇章,但元宇宙生态系统的建设,任何一家企业都无法单独完成,而是需要业界共同构筑未来。百度副总裁马杰则认为,元宇宙要成为现实,还有三大技术难点需要突破,包括算力、算法与高昂的VR内容制作成本。目前元宇宙还处于人们对其过度期望的阶段,大概到2022年下半年或者2023年,潮水才将会退去。历史的进步本就是一个去伪存真的过程,元宇宙也不会例外。面对一个个看上去很美的元宇宙故事,正如《证券日报》评论的那样,“它有多热,投资者的头脑就要有多冷静。”实习生李蔚对本文亦有贡献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