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来袭,今年最受期待的大师”翻车“最狠

来源:Vista看天下作者:指听尽管人工智能已经接管现代生活的方方面面,但我向来是不相信AI能够战胜人类的。毕竟我们曾经用区区一个图形验证码,就把它们拦在了文明大门之外。“如何证明自己是人类?”“我想是因为我能够感受到爱。”“不,是因为你能在一堆图中准确筛选出自行车、斑马线、沙发和船,还知道它们哪个放倒了。”然而最近,碳基智慧生命的尊严正岌岌可危。因为AI作画横空出世,正在向绘画艺术这一人类最后的堡垒发起挑战。放眼全网,到处都是画手在哀叹,心情之沉重仿佛刚刚被阿法狗打败的柯洁。“它做某宝客服的时候我没说话,主持综艺的时候我没说话,写歌的时候我没说话。现在它开始画画,却没人为我说话了。”顾名思义,AI作画是让人工智能通过学习互联网上的素材,来进行创作。用户在平台上输入各种与风格、元素、主题有关的关键词,就能收到符合要求的画。这项技术已经出现了一段时间,一些游戏、插画公司甚至都在小范围使用。不过在多数情况下,效果还是这样的:@Simon_阿文虽然几秒钟就能出一幅的电子手速完爆肉体,彼时人类还能通过对形态的精准把控扳回一局。“只有大脑才能从表情中看懂不确定情绪,而不是把它简单理解成一堆色块。”但没想到只过了短短几个月,AI们的创作水平已经变成——@Simon_阿文“可以说直接从黑暗中世纪到了后现代主义。”很多对绘画一窍不通的圈外人,原本并没有发现人工智能试图在艺术领域攻城略地的野心。阴谋的暴露(误),源于上个月在美国举行的一场博览会。主办方将其中一个数字艺术奖项,颁给了由AI创作的作品《太空歌剧院》。画作可以说是气势恢弘、笔触细腻。紧接着,开始有绘画圈和设计圈的朋友们出来现身说法。大家才发现AI对人类思维的揣摩与复制,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不仅画技高超,而且凭借寥寥几个线条就能脑补出蓝天白云、烈日当空的沙漠图景,我跟朋友玩“你画我猜”时都不敢这么猜。@设计师挠头阿吉“完蛋了,人工智能已经比我更懂我自己了。”画师担心自己的工作被机器人所取代,评论家们讨论AI的机械式作画会不会伤害艺术创作的进程。但像我这么庸俗的普通人,其实并不关心这场碳基与硅基生命的艺术大战。反倒被AI作图简单的操作、唬人的效果,点燃了无数创作热情。“好耶,没准我也能成画家了!”上面说过,目前市面上的AI作图软件,主要是靠输入关键词来作画。写几个字就能画出画,这不相当于没有门槛?一时间,互联网上到处都是像我这样小学三年级后就没再碰过水彩笔的野生画家。莫奈的马、梵高的狗、毕加索的猫猫满街跑。@鮸鱼绝赞发售中不得不说,有些作品是相当精彩的。
比如下面这几幅“赛博朋克版火烧赤壁”,就极大增加了我的信心。@墨哔哔工笔风格的也不错,配色舒服、意境到位,美中不足就是月亮有点不太圆。@知之一后来才发现,“不会画圆”可根本不算什么毛病。在第一次尝试AI作画之前,我其实做好了心理准备。因为根据很多试用过的网友反馈,人工智能对色彩和场景氛围把握得很好,但细节往往略有瑕疵。可以简单概括为,“乍一看惊为天人,仔细一看什么玩意”。集中表现就是画人脸。“脱口秀演员在宇宙中举办大型演出”,强烈的颜色对比和贴画般的设计,一眼看起来颇有几分Y2K千禧风的灵动。@MoHu的红西但拉近看人脸全部糊成一团,我只能依稀认出右一是穿着麻瓜西装的伏地魔。“童话里的仙子”,飘逸的裙摆足以让小女孩一秒星星眼。……再用分不清哪儿是哪儿的五官,把小女孩一秒吓哭。@旺达与幻视在看了几十幅AI画作之后,我本以为已经可以迎接一切惊喜。甚至觉得有些网友的批评过于吹毛求疵。比如责怪人工智能擅自发挥,把自己梦中的巨龙画成了雕塑。@阿柴居士但至少没有画成这样——这么说吧,人家的AI作画看起来像是极致想象和光影的华丽融合;我的AI作画就像是搜索引擎按关键词搜了几张图拼在一起,然后加个滤镜。看到“一个女孩穿着校服在雨里奔跑,水彩风格”的描述时,你脑海中是不是浮现出了《想见你》黄雨萱的雨中奔跑?那么就能想象我看到这幅图时所受到的心灵冲击。飞起的马尾、豪放的笑容,以及不知为何配不成对的雨靴,都仿佛嘲讽我的无知。但你也不能说它错了——人家确实有雨有校服有女孩,还贴心地加了一把伞。迟疑了片刻,我开始思考问题出在哪儿。或许直接打出一些专有名词,会让AI更能领会人类的意思?于是我在关键词框里写下,“黄雨萱和李子维”。特地没有选择绘画风格,希望看到一个中规中矩的写实作品。这次写实是写实了,只可惜是魔幻现实主义。简直是抄作业都抄不明白。以奇怪角度翘起的小腿、头顶那颗不太可能出现在城市中心的巨大迎客松——
连加西亚·马尔克斯都要甘拜下风。我开始领悟,硅基生命的思考方式或许确实是不同的。无论给出的元素有多么具体,它都会以一种令你打破头都想不到的方式进行组合。“蓝色的轮船在挂满星星的夜空中航行。”AI不仅给我的船换了颜色,还自作主张地把星星加在了桅杆上。“达芬奇风格的哈利·波特。”……我实在是没看出来,除了那个圆框眼镜外,这画的跟哈利有什么关系。除非他当年一直困在密室里出不来,练就了这么一副老成的面孔。以及仿佛从海格那儿继承而来,又去做了离子烫一般的秀发。根据部分经验丰富的网友建议,在关键字一栏附上知名画家的名字,是最方便快捷的出片方式。至少能保证画出已经被人类接受的美学风格,避免AI创作出过于超前的作品。而当我在“天鹅荡秋千,旁边放着一只烤乳猪”的描述后面,加上“毕加索”三个字时,终于看到了熟悉色彩搭配和线条走向。虽然这只烤乳猪长得像个奇形怪状的高跟鞋。而当“男人照镜子”的描述,配上法国后印象派画家高更的名字,画面也变得可以接受。只要你不去想,为什么这个男人穿着一身带补丁的扎染女装,而且脸比关二爷还红。有一些画家天生就适合被AI模仿。比如野兽派马蒂斯,用来画猫猫狗狗基本不会翻车。擅于描绘风景的莫奈,虽然会让宠物的眼睛中透出令人费解的忧郁,但整体观感还是和蔼可亲的。由于我输入的关键词是“猫抱狗”,AI莫奈甚至贴心地把猫设计成了拟人形象。但如果画家本人是写实风格,就很容易变得奇怪起来。比如下面这幅AI拉斐尔的作品,仿佛克苏鲁版本的“霸道总裁与小娇妻”。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当年专门画圣母的拉斐尔恐怕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以这样的赛博方式复活后,居然会沦落到被野生画家差遣去画猫猫狗狗。到后来,我越来越觉得这是人与人工智能之间的一场彼此折磨。AI明明并不想取代我们,只是想满足我们。只是它们冰冷元件下产生的直白智慧,实在无法理解多愁善感的人类到底在想什么。“这不就是按你要求画的吗?你故意找茬儿是不是?”有人用《美人鱼》里的剧情,来比喻这场AI与用户之间的相爱相杀。“我说画个美人鱼,你给我画了个半人半鱼。”@沈某just沈某我觉得还是太狭隘了。格局打开,只有手是鱼的其实也可以叫美人鱼。@郭鱼画肥渐渐地,人类也开始反应过味儿来。AI绘画虽然不要求用户的美学素养,却是一场文采的考验。我不知道硅基生命内部,有没有对绘画水平进行暗暗比拼。反正我们碳基网友们已经在关键词描述上卷起来了。开始只是一些简单的词组,但如今,更加飘逸唯美的文学派诞生了。“一条来自东方的巨龙,虽然神情忧郁,但依然对未来充满了希望。”@晴天小猪123456或者搬上自己写作的诗歌,立志要让没见过世面的AI们感受一下汉语之美。@浪里寻花一位网友甚至连晚上睡觉前都不闲着,特地想了段声情并茂的描述。第二天急不可耐地发给AI,满怀期待地点击“生成”,结果差点被气晕。@飞鸟侠而在命令AI画了100多幅画之后,我终于也开始感受到甲方的痛苦。提需求时渐渐词穷,甚至急需一款“生成AI绘画关键词描述”的AI,实现技术的双重套娃。很难说是人类驯服了人工智能,还是它们在驯服我们。或许艺术的产生,最终本来就是两种力量的合作。回到开头那副得奖作品,虽然是引发了“AI画师取代人类”争议的罪魁祸首。但最后呈现的版本,其实经过画家本人“微调”的。这个“微调”,花费了80个小时。更不要说前期的900多次学习迭代,才生成了这副令他满意的作品。而网上很多画手发布的令人目眩的AI作品,大多也经过了精心的筛选。“画出鬼玩意也不会发出来啊,甚至还有无耻的人类利用PS帮AI后期修正。”如今谈论AI作画取代人类画家,恐怕依然为时尚早。反倒是很多在游戏、动画领域的从业者,为此感到兴奋。他们终于可以毫无心理负担地命令AI们,“先给我出500张效果图看看”。而无需担心满眼红血丝的美工提着数控板来打自己。@MOMO怪怪怪不过要小心。没准这么卷着卷着,AI画手们也会卷出脾气。当人类第一万次在关键词描述中,打出一长串复杂要求时;或许只会收到一句——@李天飞大话西游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