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0、AI绘画、社区共创……寻找数字艺术新浪潮下的机会丨「无界XYZ」线下沙龙

9月3日,由无界版图、Mfers、巴比特、杭州时戳微蓝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联合举办,主题为《打破数字版权与元宇宙的边界》的「无界XYZ」第一期线下沙龙活动在中国(杭州)未来区块链创新中心圆满举行。在题为《数字艺术的未来,怎么看待浪潮与机会》的圆桌论坛里,主持人睿雅与四位嘉宾展开了精彩的对话,他们是:《元宇宙:通往无限游戏之路》作者刘秋杉;动画艺术家十九番;无界版图盲盒主理人吴;Mfers holder社区OG Bowei;青年艺术家翟莫梵。以下内容来自对话,经巴比特整理。睿雅:你们身边的朋友、同学、同事对NFT、数字艺术是什么态度?《元宇宙:通往无限游戏之路》作者刘秋杉:我一直在这个行业,所以身边人对NFT的态度都是很开放的。最近接触很多圈外的人,他们对NFT的态度其实也拥抱,所以我想我们可能到了小众的圈子去引领国内的大众圈子的这么一个契机。
青年艺术家翟莫梵:我本科、研究生都学的是油画,直言不讳的说,80%的我的纯艺术类的同学不知道什么是NFT。我们学艺术的人80%不知道这其实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也有人来问我什么是NFT,是实际上它更像是一个金融或者说是互联网的东西,跟艺术创作本身的关系没有特别大。我觉得现在真正的问题是怎么把NFT向创作者输出出去,让他们接受,而不是说它只是一种生计(可以赚钱)。
Mfers holder社区OG Bowei:我对艺术不太了解,但我想一下我身边的小伙伴,因为我们都是在Crypto行业,所以大家对NFT的理解就很简单,会赚钱。这段时间NFT的市场跌幅是非常大的,但我身边的朋友都还是会很信仰这个东西,确实希望它能够改变一些东西。比如Mfer,其实它没有说真的给到我们持有人多少利益,大家还是希望能够把Mfer这样一个文化传播出去。Mfer第一就是我会觉得它在表达一些东西,比如一种不羁的态度,非常自由的状态,进到这个社区里可以开心的聊天,没有现实世界身份的差异。当金融的赚钱效应去掉之后,为什么还会有很多人留在这个行业,去听Space,还在一起去聊各种各样的艺术,各种各样的新的经济形式、组织形式,我觉得这是NFT带给我和我身边小伙伴的东西。
无界版图盲盒主理人吴极:大家认为NFT就是个小图片,其实不是,它可以代表很多东西,可以说是一种权证。大家可能知道最近NFT有关的协议,相当于把NFT给金融资产化了。特别是碎片化协议,相当于把一个NFT给碎片成几万分同质化的代币,碎片化后你持有的已经不是它的任何艺术价值,你持有的完全是一个钱。像Sudoswap,你只要把一部分的钱放去,就可以得到一个系列里的某个NFT,虽然这个NFT不一定是你想要的,但没办法,因为你完全把它给资产化了。这完全是新的赛道,是一个很好的尝试,但我个人不是很看好这条道路。因为从本质上来说这么一个艺术性的作品,它不是一个很泛的资产,把它去做抵押、去做碎片化的话它并不具备很好的流动性,它看似是一个刚需,有很大的市场,但其实艺术品我觉得它并不是刚需,那它必然就没有很大流动性。除非它产生一些财富效益,但财富效益会随着经济的收缩,市场的波动而消失。我个人认为艺术类的NFT发展到它不会偏向于去走完全的金融化这一个方向。
睿雅:大家会怎么看CC0这种模式,CC0共享共创的模式对NFT有什么影响?你们觉得开放版权会更好一点,还是把版权保护起来会比较好?动画艺术家十九番:动漫界有一个原始CC0的案例,就是熊本熊。熊本县是日本一个农业县,经济比较落后,当时他们的管理者想到做一个IP为熊本县代言,同时这个IP可以链接熊本县所有的企业和个体,熊本熊的IP受到了NBA球赛中吉祥物的启发,他就要求这个IP要像生命一样具有自然的行动,它非常的灵活,人类能做出来的动作他几乎都能做出来,人类做不出来的动作他也能做。基于这么个特点,这个IP很快就火了,熊本熊的演员也在各地做非常贱、非常搞笑的小视频,比如去爬火车,结果从火车上滚下来,它成功引起了过了Web2.0时代年轻人的关注,成了“自来水”。又好玩又好笑,又很可爱。这为它走红全球奠定了基础。这个IP,当时只要是熊本县内注册的企业、个体户,都可以上政府官网去申请使用熊本熊的版权,免费的。所以当时很多企业特意跑到熊本县注册分公司,为了要用这个版权象形。短短两三年时间,这个IP成功植入到各种各样的实物产品里,一下子有了几千款的SKU,所以他只用了两年时间就打败了多来A梦,打败了面包超人,这都是通过10年的动画、漫画培育出来的用户群体,然后再去授权。所以熊本熊是比较原始的CC0的模式,然后它成功孵化出了一个国际级的IP。熊本县没有从IP版权方的角度获得版权费,但这个IP贡献了将近500多亿的税收。从这个案例来说,羊毛出在猪身上。当然,看似熊本熊的设计师好像没有收益,但我想熊本县拿到了这么多税收,那它可以用另一种方式回馈设计师。
无界版图盲盒主理人吴极:我个人非常喜欢CC0,喜欢开源,但就像特斯拉开源,背后还是有一个主体去推动。CC0它本身能做到文化的扩散,但是不是可以有一个文化工作室这种去推动,最后有多个主体去推,那可能大家在有生之年能看到自己热爱的文化真正变成一个非常庞大、有趣的东西,源源不断创作价值。
Mfers holder社区OG Bowei:CC0和DAO不是一个强关联的东西,CC0和版权费也不是一个0和1的问题。我想说一下Nouns,它是一个AI生成头像的NFT项目,它的国库有4000多枚ETH,所以它的NFT持有者可能没有办法直接获得纯经济收入,但是可以从国库这种形式,获得其它方面的收益。我觉得也并不是说把版权开放出去之后,创作者自己就没有收益了。就像吴老师说的,CC0需要一个人去推,那么单个价格会往上涨,这是一个良性的循环。但是你会觉得这是一个对人性的考验,整个社区的管理者并不是相识的人,他们是完全不一样的人,我不是那么相信这样一群人能够把这件事情做得那么好,当然,这可能是我们可以去探索的方向。
青年艺术家翟莫梵:我们创作者,当然希望图像深入人心,一呼百应,流芳百世,那是一个很崇高的道德的至高点。陈丹青老师也反复说,要呈现艺术隐秘艺术家。艺术家不知名,但作品知名。在座的各位,我希望我在活着的时候我就能吃到(言外之意获得版权收益等),谢谢大家。
睿雅:您认为我们要怎么样看到数字艺术的未来和这个浪潮?《元宇宙:通往无限游戏之路》作者刘秋杉:数字艺术的未来是共创出来的,也是不确定性的,跟元宇宙的未来一样是无限的。
动画艺术家十九番:AI技术的创作比我画的好多了,我们更能够拿得出手的其实是想象力。作为创作人我们应该思考我们最终的方向,最终的工作,或者说我们展示自己人生价值的方式是什么?我还没有思考出比较具体的答案。我想起一句话是“所有的科学到最后都是哲学,我想所有的艺术可能最后也都是哲学。”
无界版图盲盒主理人吴极:互联网赛道做哪一条线能垄断最多价值、流量?大家异异口同声说是平台。但今天平台已经有逐步被瓦解的趋势了。我们无界版图可能更多的是在帮助创作者运营,去扩散他们自己的社区。那么也许到时代转变的时候,我们的角色瞬间就转身成每个社区、每个IP的合作联手方。我个人认为数字艺术的未来能收获最多价值的载体不再是大品牌的模式。当然,整个赛道很新,无限游戏也才刚刚开始,我是完全判断不了未来的,如果说我要给大家一个参与方式的建议,就是在这个领域去做你喜欢的事,每天去学习,不要抱功利的角度,但最后大家也能收获很多。
Mfers holder社区OG Bowei:我不是学艺术的,但是我自己玩了一些NFT,个人观点,像十九番老师这样的创作家更重要,因为他的想象力是不一样的,大概一年半时间来发行了3万多个项目,真的走出来都是有自己风格的项目。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