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思考 Web3 的底层价值,以及如何用它做好投资

研究机构:Mint Ventures研究员:许潇鹏

对于重要的概念,我们有必要根据自己的理解下一个定义。在我看来,Web3是大家对于一种新的商业模式或协作关系的总称或抽象指代,而这套协作关系或商业范式的底层,是由互联网、密码学和分布式计算构成的关键技术——区块链。区块链的本质是一张全球互联网用户可读的,由共识机制决定谁来写的一张数据大表(“大表”一词,借鉴了王建硕老师的说法,通俗易懂)。因为这张表人人可读、难以篡改,人们基于它达成共识的成本变得很低,信任由此产生。既然Web3是对一种模式的抽象指代,那么就必然有着丰富的观察和解释角度,对它的具体定义因人而异。以上说法或许都是正确的。Web3是什么,取决于需要它的人的看重的是什么,然后他她就会基于自己的需要,找到定义Web3的视角。就好像计算机对于财务小妹来说是统计和运算的工具,则对于居家退休的老太太来说是播放电视剧集的彩色屏幕。计算机是“一种具有高速处理资料能力的电子器械”这种定义,对于她们来说毫不重要,也没有意义。那么,Web3对于投资者来说,最重要的观察视角是什么?我认为应该从两个视角出发:1.“Web3”在经济和商业上提供了哪些底层价值?2.商业项目应该如何用好它的价值?

“在你看来,Web3相对于过去的互联网范式提供了什么新价值?”这是Mint Ventures在研究员面试时最常问的问题。在想要进入Web3做一些长期主义的事情——比如创业、从业、投资——之前,我们应该对这个问题有一个初步的答案。当我们说到Web3项目与常规的互联网项目的差异时,常被提到的特点有:以上特点确实在Web3项目中更为常见,但在笔者看来却并非Web3的底层价值,它们都不是“Web3提供了什么新价值”的好答案。因为:在笔者看来,Web3确实是一种全新的“范式”,这种范式不光是区块链技术以及构建于此上的加密产品,还包含了与之相应的思想风潮和创新标准。这种新范式提供的最核心的价值在于:更广大的自由与更便宜的信任,且前者(自由)的价值由于后者(信任)的存在而获得几何倍数的放大。“自由”在Web3里有着丰富的含义,它至少包括:1.货币层面的自由:自由创建账户,自由地转账,且账户内的财产权益仅为你所拥有的,难以被强权侵占。2.协作和订立契约的自由:自由地与任何人或项目通过智能合约订立合同,产生交易和协作。3.身份账户的自由:不依赖于中心化机构的账户体系,用一个匿名的地址就可以访问各类产品,用完即走。以及基于以上自由,衍生出来的更复杂的自由:4.产品组合的自由:在这里,各种项目可以用乐高积木的形式相互组合,创造出更新的服务。自由还是一种追求开放、透明的风潮:5.Fork代码的自由:这里崇尚合约开源,自然也出现了基于现成产品智能合约的Fork和再创作,让项目的开发门槛大大降低,产品竞争和迭代越发快速(当然也对被Fork的项目造成了压力)。6.版权开放的自由:众多IP内容类的项目尝试采用CC0标准,把IP版权开放为公用品(Public Goods,指那些不排他使用的资源,如开放的知识)。正因为这些“自由”的存在,基于区块链的Web3世界,创造出了人类社会迄今为止最大的自由市场:只要有网络的地方,即可匿名地访问和参与。自由市场为资源的自由流动,为人们的大范围协作、生产、创新提供了基础条件,但自由市场≠经济繁荣和发展。因为,资源的流动和人的协作创新,只有在“交易成本”足够低的情况下才能顺畅发生。而Web3范式提供的第二个底层价值,就是“更便宜的信任”。传统的信任体系依赖于司法、暴力机关、风俗文化,这些是人们协作的共识,是分歧解决的机制。Web3提供了新的信任体系,这个信任体系基于区块链透明的公共账本,基于开源可查的合约代码,基于牢不可破的密码学。基于这套全新的信任体系,人们可以放心地与合约交互和转账,简单地发行自己的艺术作品并确权,相信自己的资产难以被强权攻破。投资机构a16z说区块链是在做“去除看门人的工作”,这里至少有两层含义:1.去掉挡在人们访问、构建服务之前的看门人,还人们以“自由”2.去掉原有信任体系中臃肿、庞大的看护人,以更便宜的“信任”系统取而代之基于广大的自由+便宜的信任,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型自由市场才得以出现,这是创新和繁荣的基座。当然,我们需要认识到:广大的自由+便宜的信任不是一步到位的“究极态”,而是随着基础设施的完善,产品创新的不断迭代,持续进化的。在这个不断进化的过程中,更多的自由会在更低成本的信任下被释放出来,比如基于ZK(零知识证明)技术的L2方案,在提升容量(降低成本)的同时增加隐私保护(提升自由)。

对Web3底层价值的理解,在投资实战中非常重要,可以说是我们看待和评价项目的起点。在评估Web3的初创项目时,我最喜欢的问题就是:这个项目为什么要用Web3的方法来做,区块链在其中解决了什么问题?如果我们认为“代币激励”就是Web3的特点和价值,我们就会去追逐xx to earn的项目,认为“所有互联网产品都值得用xx to earn的方式重做一遍。”如果我们认为“去中心化”是Web3的主要价值,那么我们会发现很多项目在去中心化之后不但没有解决原有的问题,反而变得更加糟糕了。而当我们从“自由”和“信任”的角度出发,去追问项目的价值,我们会发现很多优秀的项目之所以发展得好,往往是因为正确应用了web3“自由”和“信用”的优势:优秀的Web3项目,都找到了传统服务在“自由”和“信任”上的巨大不足,从而利用区块链在这两者上的优势,提供了更有竞争力的解决方案。或许你会说,上面都是DeFi(去中心化金融)的例子而已。但是在社交、音乐、游戏、教育、科研、政治、组织管理等更多的领域,自由不足和信任成本过高的情况不存在吗?同样存在。等待基础设施成熟,等待汹涌的创新和组合在市场竞争中碰撞出正确方向,只要找准问题,采用正确的姿势,Web3的商业和社会的最佳实践会在更多的领域陆续登场。

我们需要认识到:Web3作为一套新的信任体系,与传统基于司法、习俗和中心化机构的信任体系不是对立的关系,在长期来看是协作的关系,各有各的适用场景。这意味着,有些问题用Web3来解决看起来很美,但并无必要,且成本更高。比如近期小有热度的Refi(Regenerative Finance,再循环金融)概念中常常讨论将传统的碳信用积分上链,再比如人们经常谈到的房地产上链,目前来看或许皆属于此类。原因在于:既缺少需求,又成本太高。从需求来说,无论是房产还是碳信用,链上的需求方是谁?如果没有需求方,自然没有引入的推动力。由于巨大需求将链下资产引入链上的最佳案例是美元稳定币——加密原住民需要一个稳定的货币媒介,所以他们将美元引入到了链上,从此美元稳定币的规模一骑绝尘。从成本来说,无论是房产还是合规的碳信用分,它们都是基于传统信用系统发行、流转、确权的资产,要传统的信用体系放手,难度何其大?而如果Verra和Gold Standard这些监管机构不认可那些被上链的碳积分的流转, 碳信用代币化的作用又何在呢?如果房管局不登记你从他人手里买到的房屋产权,对方把房屋对应的NFT转给你又有何用?把传统信用系统统治的资产还给传统就好。Web3的真正需求不来自于链下资产的引入,而来自于有价值的服务、资产在链上的“再造”。是的,让艺术家把线下创作的艺术作品上链意义不大,但艺术家在创作下一幅作品时可以采用数字格式(“在线”是“在链”的基础条件),并以NFT作为合约媒介首发在以太坊上,这幅作品是基于Web3的信用体系创造的,是原生的在链资产。无论是商业模式还是资产,中期来说我们都更看好原生于Web3信用体系的项目。

Web3所创造出来的自由市场,可能是未来商业创新最大的孵化池。因为创新最容易在那些没有上帝之手存在,参与者平权竞争的系统里涌现。在这样的体系里,依存于行政垄断才能生存的参与者会被淘汰,留下的是能找准需求、拼命进化、又持有开放心态的竞争者。这就是我们相信Web3的底层原因。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