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马杰:元宇宙是互联网3.0的最有可能性的“候选人”,5年后才是起点

作者:澎湃新闻记者 吴雨欣来源:澎湃新闻元宇宙(Metaverse),被业内称为WEB 3.0时代的典型代表,它在2021年大放光彩,并站在2022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的C位上。B(百度)A(阿里)T(腾讯)中,率先推出元宇宙产品的是百度,其在去年正式推出的国内首个元宇宙产品“希壤”App赚足眼球。“2021年3月‘希壤-7.0’版本发布,每年一个版本,从现在算5年以后,我们认为差不多可以到达元宇宙的起点。现在的元宇宙像互联网1.0的早期,需要整个行业多花点时间把它做得更好。”马杰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说。马杰,百度副总裁,反病毒与网络安全专家,曾任瑞星公司研发部总经理,国内首个云安全服务品牌“安全宝”创始人兼CEO。2015年,马杰加入百度,现整体负责百度安全部、智能云物联网部,ARM云服务业务。2020年12月,创办国内首个元宇宙产品“希壤”。从现在来看,巨头们切入元宇宙的角度“远近高低各不同”,马杰认为,这与元宇宙想象空间大有直接的关系。“因为可能性太大,大家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切入点,且我们也不知道它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就像将我们拉回20年前去想象现在的互联网,也很难想象。可以肯定的是,元宇宙一定有很多有趣的事情。”马杰说,元宇宙是与现实世界紧密相连、虚实相生、互相结合的。虽然人们现在不清楚它的终极全景如何,但绝对不会因为元宇宙躺平在床上,放弃线下世界。接下来,百度在元宇宙上如何发力?若元宇宙并未按照大家想象的路径去发展,甚至被替代该怎么办?9月2日,澎湃新闻记者独家专访了马杰,下面是澎湃新闻记者与马杰对话实录。

1、澎湃新闻:2022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最热的词是元宇宙,您认为人工智能和元宇宙之间有怎样的联系?马杰:人工智能与元宇宙有着密切联系。元宇宙面临三座技术大山:视觉、听觉和交互,这中间许多问题可以通过人工智能解决。比如,现实世界中声音的反射传播是非常复杂的模型,虚拟世界里还做不到。一条路是去做复杂的物理模型,另一条路是用人工智能去重建声场,大家在尝试一些办法,还有人物模型的重建,里面都会大量用到人工智能的算法。而从宏观层面来讲,整个元宇宙世界的构建,虚拟场景的打造,以及会议、展览、数字孪生、经济活动这样的功能应用,也都离不开人工智能技术的加持。2、澎湃新闻:元宇宙和现实世界有什么关联?它会成为现实的一个映射吗?马杰:虚拟是从现实吸收灵感的,同时跟现实流动的,这是元宇宙很重要的基础,同时经过发展元宇宙也会有自己的特色,有的角度超越现实世界,有的角度可能很久也做不到像现实世界那样。元宇宙最有意思的一件事情,是它跟现实世界一定是紧密相连,虚实相生,互相结合在一起的。3、澎湃新闻:网络上有人在讨论说元宇宙是人类的灾难,什么都透明了,大家活在虚拟世界里不用出门了。还有网友说:玩个游戏,开个会就进入元宇宙啦?如果是这样,我们早就进入元宇宙了。您怎么看待大众对于元宇宙的看法?马杰:元宇宙并非是又一个社交游戏平台,我们不能将其简单地理解为网络游戏。更具体地说,游戏只是元宇宙的应用场景之一,并不能代表元宇宙的全貌。回想当年,我们说互联网可以看新闻,大家说新闻都是从新闻联播上摘来的,有啥可看的?做互联网有什么用?现在看,互联网很大改变了新闻、娱乐、商业。元宇宙也是如此,需一步步来,我也相信凭借大家的聪明才智,一定可以想出特别多元宇宙原生的、有意思的东西。

4、澎湃新闻:您说“元宇宙”这个词火的有点早,再过多久提“元宇宙”这个词,大家更容易接受?马杰:从技术成熟的角度来看,再过5年,各种技术完备程度相对好一点,那时可以作为元宇宙的起点。我们对希壤也是基于这样的计划,最早发布的版叫-7.0版,每年一个版本,从现在算5年以后,我认为差不多可以到达元宇宙比较好的起点。5、澎湃新闻:5年后元宇宙能做到什么程度?5年后的希壤会让大家满意吗?马杰:5年后也未必能觉得都满意,但在一些比较重要的问题上,一定会有进步。比如,视觉方面,全球都在快速改进头显技术,我也期待5年后,我们和引擎公司、头显公司、平台厂商一起协作,把渲染效果、性能、重量、散热之间有好的平衡。在视觉的问题上,用户有了数字电影、动画电影的教育,觉得元宇宙的精美程度就应该做那么好,但事实上实时的元宇宙做不到。5年时间可能会让聪明的伙伴想出更多有意思的东西,而不是像现在有些场景生硬地放在元宇宙上。6、澎湃新闻:您觉得哪类公司是在元宇宙的产业链上面?马杰:太多了,一般认为,元宇宙涉及BIGANT六大核心产业链环节,包括区块链技术(Blockchain)、交互技术(Interactivity)、电子游戏技术(Game)、人工智能技术(AI)、网络及运算技术(Network)、物联网技术(Internet of Things)。但上述显然不是全部,我们还应关注元宇宙在用户体验、发现机制、网络安全及开发者生态方面的应用和创新。比如,一开始要有很棒的设计师,有了设计把它实施出来,需要3D建模、编程的公司参与进来,然后这上面还要有各种各样的商业模式。百度是希望给大家提供一个技术平台,让大家在这个市场可以快速地去构建自己的元宇宙应用。

7、澎湃新闻:目前,各大厂对元宇宙的理解,做的东西都不太一样,有一种“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感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异?马杰:这和元宇宙的想象空间很大,有最直接的关系。因为它的可能性太大,所以大家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切入点,且我们也不知道未来它是什么样的。元宇宙所包含的东西应该比现在互联网更加的超级,一定会有很多我们想象不到的东西。8、澎湃新闻:百度做的希壤不止是一个面向C端的App,它仿佛要承担的更多,你们也不是要赚C端的钱,而是要和B端合作?马杰:是的,百度要做的是元宇宙的基础设施,提供价值给B端的伙伴。20年前你建网站,要去买服务器、装服务器,然后才能去写第一行代码。其实,现在的元宇宙也像那个阶段,你虽然不用买服务器了,但还是要用到很多元宇宙的基础设施,百度要把这些基础设施做好,让大家可以用几周时间就能在希壤平台上搭建出属于他们的元宇宙,然后快速去迭代。9、澎湃新闻:希壤现在赚钱了吗?接下来,百度在元宇宙方面的发力的方向是怎么样的?马杰:希壤是有收入的,当然跟投入相比它是不赚钱的,我们相信元宇宙,它需要时间。百度接下来还是要做好元宇宙的基础设施,基础设施里技术难题还非常的多,我们不希望做一个简单的堆叠,我们要去攻克里面技术难题。

10、澎湃新闻:怎么看扎克伯格在社交平台晒自己元宇宙照片被群嘲?元宇宙要发展到哪一年,大家才会真正感觉到它的魅力?您刚刚说5年到达元宇宙的起点,那时大家能感受到它的魅力吗?马杰:5年并不是它的终极目标,5年是起点,现在我们还没到起点。小扎的那张照片有他的神韵,但是确实跟用户心中的形象还有差距。用户觉得元宇宙的画面就应该像数字电影那样精美,实际上,数字电影里每一帧画面可能是少则100个小时,多则数百个小时渲染出来的。现在元宇宙每帧画面是30毫秒,中间有几千万倍的差距,这就是需要我们去解决的技术难题。另外,不管是小扎的元宇宙还是大部分市面上能看到的元宇宙,都是采用卡通风格,这背后其实就是技术还不成熟的问题,往真实方向渲染是很难的,卡通风格讨喜算力又低。在这个方面,希壤做了另一个选择,往更拟真的方向去做,因为有恐怖谷效应,在你没真正做到之前的那个阶段,看着是最可怕的,甚至比卡通的低像素风格的还要难看。我们认为这个鸿沟一定要走过,我们接受大家批评。11、澎湃新闻:您觉得元宇宙的终极是什么?马杰:我们不清楚它终极的全景是什么样,但我们对它会有预期,比如,画面会是精美的,设计会是漂亮的,呈现出的内容是多元的。元宇宙一定是线上线下、物理和虚拟相结合的一个场景,它并不是大家想象的或者影视作品中警示我们的,进了元宇宙就不顾现实了。我们不会因为元宇宙而放弃线下世界, 躺平在床上,整天虚拟,元宇宙会跟线下所有事情融合在一起。12、澎湃新闻:未来元宇宙可能会面临哪些风险?马杰:元宇宙面临的所有风险跟互联网一脉相承,元宇宙是互联网3.0或者3.0的候选人。互联网1.0、互联网2.0积累的经验到了3.0时代会有很大的借鉴和延续价值。从技术层面来说,未来会有新的设备交互方式,会面临具体的安全问题,这些问题相信安全界的朋友会解决。从法律层面来说,《个人信息保护法》、《数据安全法》等法律法规是未来很好的法律基础。此外,元宇宙还可能面临伦理问题,这需要整个社区共同讨论。澎湃新闻:您刚提到元宇宙是互联网3.0的候选人,如果元宇宙没有按照大家想象的发展,甚至被替代,怎么办?马杰:它作为时代的产物,能贡献给社会相应的东西,也是好事。目前,从业内普遍的观点来看,元宇宙是互联网3.0的最有可能性的候选人。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