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地产价格暴跌85%,元宇宙的试验田还有未来吗?

作者| 陈丽姗 编审 | 于百程  排版 | 王纪珑琰2021年底,虚拟世界掀起一股“炒地热”,而随着今年上半年泡沫的破灭,虚拟地产以及元宇宙的未来,再次牵动市场的神经。据Cointelegraph报道,根据WeMeta数据显示,由于用户兴趣减退和加密熊市的影响,2022年虚拟土地的价格大幅下降。从六个主要以太坊元宇宙平台来看。每块数字地块的平均价格从1月份约1.7万美元下降到8月份约2500美元,跌去近85%。图1:六大元宇宙平台虚拟地块平均销售价格数据来源:WeMeta同时,由于不利的宏观经济条件,整个加密货币行业整体回落,进一步导致元宇宙平台代币的市场估值下跌超80%。每周平均而言,六大元宇宙项目的土地交易量已从2021年11月的峰值10亿美元降至2022年8月的约1.57亿美元。图2:六大元宇宙平台虚拟地块交易量数据来源:WeMeta

2021年下半年,元宇宙概念风靡全球,并带起了一股“炒地”热潮。通过在虚拟空间打造出平行于物理世界的虚拟世界,新型的元宇宙平台成为承载元宇宙概念的重要载体。与一般游戏中的虚拟空间不同,元宇宙项目的土地具有以下特征。元宇宙平台的这些特点重新定义了虚拟空间,在人们关注下,这个市场不断发酵。2021年下半年,随着元宇宙概念风靡全球,元宇宙平台也水涨船高,并在投资领域中占据一席之地,各种数字地块交易更是屡创新高。2021年11月,虚拟世界平台Decentraland里的一块数字土地被卖出243万美元的高价。12月,虚拟游戏平台Sandbox上的一块内虚拟土地被卖至430万美元,该价格在当月就被500万美元的成交价刷新。同时,元宇宙平台中的生态也在全面扩张。英国艺术家Philip Colbert在Decentraland上创立了一个艺术小镇,用于举办NFT艺术展和音乐会等。耐克公司借助Roblox平台打造Nikeland,提供粉丝见面会、社交、促销活动等一系列品牌体验内。港科大计划推出元宇宙校园MetaHKUST,成为港科大广州校区的虚拟校园,以提供沉浸式校园体验。巴巴多斯在Decentraland中设立虚拟大使馆,成为推动与各国政府加强双边关系的活动中心。但2022年以来,市场热度急转直下,虚拟世界的炒地热也逐渐退去。从动辄堪比国内一线城市豪宅的价格,到整个市场无人问津。整个元宇宙项目市场处在熊市中。据NonFungible.com数据显示,截止发稿日期,过去7天交易额排名前十的元宇宙项目中,交易量和交易额相较年初均发生了大幅下跌。表1:主流元宇宙项目交易量与交易额变化数据来源:NonFungible.com注:对于部分2022年推出的平台,采用上线日期7天后的数据作为年初至今涨幅数据的计算依据

为何元宇宙项目遭遇“滑铁卢”?2022年是充满不确定性的一年,国际经济和政局不稳定加大,加密行业的一路走低为整个市场奠定了主基调。此外,元宇宙平台的可探索性和内在价值支撑不起此前被炒作者抬高的价格。(一)全球加密市场熊市2022年是充满变局的一年,还没完全走出疫情笼罩的氛围,美联储加息和俄乌冲突的背景下,国际经济和政治局势动荡,不确定性的国际局势使得加密货币持续走低,5月份稳定币UST的内爆更是使得加密货币一泻千里,这使得整体加密市场被笼罩上一层阴影。据加密货币价格追踪网站Coinmarketcap统计,年初至今,主流加密货币均遭遇大规模下跌。除了稳定币,市值排名较前的货币跌幅多位于40%-60%区间。加密货币整体市值目前接近1.04万亿美元,相较年初跌去近50%。图3:加密货币价格走势数据来源:CoinmarketcapNFT也受到严重波及。Forechain的数据显示,2022年NFT的表现减弱,交易量、交易额、买卖双方数量都出现了大幅度的下降。其中,二季度交易额较一季度下降85.68%,交易额较一季度下降80.05%,买方数量、卖方数量分别较一季度下降68.57%和57.33%。图4:NFT交易额、交易量、活跃用户数走势数据来源:ForeChain NFT Database虚拟地产以加密货币作为主要交易媒介,以NFT作为主要载体。而随着各个平台代币价格的下跌,虚拟地产的价值也一落千丈。此前大批炒作者大量涌入,又齐齐退出市场,直接引发了虚拟地产泡沫的破灭。从虚拟地产的销售数量和价格上看,除了5月份,2022年以来该市场呈现一路走低的趋势,并与加密货币市场和NFT市场呈现较大的相关性。图5:虚拟地产销售量和销售额走势数据来源:NonFungible.com(二)荒芜与沉浸感缺失虚拟地产和物理地产一样,规划设计和人流量是能否繁荣和增值的关键。对于虚拟世界而言,荒芜的城市宛如世界末日。而目前,虚拟地产还未构建起繁荣的生态,人流量也不尽人意。一方面,元宇宙平台们纷纷打造镜像世界,将物理世界中的品牌商店、体验店、办公大楼等搬到虚拟空间中,支持玩家享受各种服务。但这种体验的新鲜感过后,服务的单一性和有限性问题开始暴露。且大部分元宇宙项目还处于“开荒期”,平台内的可玩性和可探索性有限。另一方面,沉浸感的缺失是另一个重要因素。VR/AR技术已步入高速发展阶段,但其还未大规模应用到主流的元宇宙项目中。二维平面的视觉和听觉难以呈现比拟现实世界的真实感,与虚拟场景的实时交互也处于初级阶段。感官维度单一仍是主流元宇宙平台的通病。(三)垄断与稀缺性的丧失在元宇宙项目刚兴起之初,人们对其赋予了厚望。现实世界总是不尽人意的,疫情席卷全球、传统经济面临困境,社会内卷严重。人们“向虚而生”的愿望越来越强烈。不同于与现实世界割裂的虚拟世界,元宇宙平台开拓了一个平行于物理世界的新疆域,人类可以在其中重新规划城市样貌、制定商业规则和社会秩序。但现实是,元宇宙建设同样离不开资本的力量,从买地、建设,到决定地块的功能和规则,资本家们正逐步垄断。在现实生活中买不起房的人,在虚拟世界中亦是。玩家在虚拟世界中的感知和感受都在设立好的框架下,自由和平等的愿景在元宇宙平台中难以实现。同时,随着越来越多元宇宙项目的涌现,地块的稀缺性遭到了质疑。一个元宇宙中的地块是有限的,但元宇宙本身可以是无限的。显然,目前元宇宙平台还不具备不可替代性,各个平台间的同质化严重。随着元宇宙项目地块的供给逐渐上升,地块的价值也难以维持。(四)现实与理想下的抉择虚拟地产市场持续走低,一方面是投机者的涌入和逃出,一方面是现阶段元宇宙项目的“底气不足”。但从长期看,这个市场仍然具有非常大的发展潜力。在数字经济成为发展趋势的当下,元宇宙项目成为其重要端口。手机银行、云购物平台和线上课程等线上平台越来越成为人们依赖的生活形式。而打造游戏般可感知的交互场景,能够适应日益增长的线上生活场景。此外,虚拟服装、虚拟演唱会等形式的新型业务也乘风而上,为虚拟世界开创了新的经济增长点。在加密产业的熊市,元宇宙这个概念并未冷却。相反,涉元宇宙相关的各类技术正在加速发展。虚拟土地作为元宇宙的试验田,是目前最接近元宇宙概念的产物。元宇宙目前还未被定义,人类有限的想象力还不足以对其进行概括。而人类在现阶段对元宇宙平台的建设具备开拓意义,正塑造和影响着元宇宙的最终形态。元宇宙的建设并非创造乌托邦,依托虚拟世界的庇佑以逃避现实,将造成人类文明的回撤。而在糅合虚拟与现实的同时,现实世界中的垄断和浮躁也难以避免一同被带进去。但元宇宙的可拓展性赋予了我们选择权,人类可以在不同元宇宙中切换,寻找和建设理想化的栖息地。于现实,于理想,在元宇宙平台的探索都将成为我们的重要出口。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