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陶大程:三五年后元宇宙技术会质变,未来整个世界都将成体验终端

在今年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元宇宙(Metaverse)”成为聚光灯下的主角。

 元宇宙起源于科幻文学,这个看似虚无缥缈的概念,已成为全球互联网公司全力角逐的新“蓝海”。在国内,除了腾讯、阿里、百度外,科技巨头京东也有属于自己的元宇宙布局。作为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企业,它描绘出的元宇宙蓝图,更多与实体经济相结合。 

京东陶大程:三五年后元宇宙技术会质变,未来整个世界都将成体验终端

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京东探索研究院院长陶大程

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京东探索研究院院长陶大程是京东“产业元宇宙”的提出者和构建者。他曾担任清华大学智能产业研究院(AIR)卓越访问教授、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大师讲席教授、悉尼大学数字科学研究所顾问及首席科学家,是人工智能和信息科学领域国际知名学者。2021年,他正式从学界加入京东,担任探索研究院院长。 

9月3日,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独家专访时,他谈到了自己对元宇宙的畅想,希望通过构建元宇宙供应链降低实体经济参与数字经济的门槛,帮助实体经济完成数实融合的商业转型,创造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 

“元宇宙目前还是前沿探索技术,目前还没有大规模使用。”陶大程坦言。“除了游戏、娱乐、虚拟NFT等场景,我们认为元宇宙更大的价值体现在产业上,一方面如果我们能够做到全息人机交互和精准的数字重建、数字仿真,对整个产业界都会有极大效率提升;另一方面依托元宇宙链接产业上下游,构建数实融合的供应链,也能够帮助实体经济实现盈利能力的提升。”

京东陶大程:三五年后元宇宙技术会质变,未来整个世界都将成体验终端

2022年9月1日,上海,2022世界人工智能大会(WAIC)举行,浦东分会场。VR体验。 视觉中国 图

元宇宙核心技术:数字孪生和全息人机交互

澎湃新闻:和其他互联网公司不同的是,京东提出了“产业元宇宙”的概念。“产业元宇宙”概念和人们通常谈到的“元宇宙”概念有什么区别?

陶大程:大概是去年上半年,元宇宙在国内正式兴起。我们从国内外研报中看到元宇宙发展的两大理解:第一种是入口侧由实向虚,构建一个数字世界,把社交、生产等活动搬进数字世界里面去,比如Facebook认为元宇宙是全真互联网,是VR产品和平台。 

第二种是出口侧由虚向实,例如宝马和英伟达构建工业元宇宙,用数字孪生技术对产线和制造工艺进行仿真优化,缩减现实世界中的调优试错环节,在实践中产量得到巨大提升,可以看作实体经济数字化、信息化能力又一次重要技术升级。 

在我看来,产业元宇宙与元宇宙最大的区别就是探讨问题的范畴不同,前面两种理解都是将元宇宙等同于某一类产品技术,而产业元宇宙是在从商业模式转型、产业变革的角度出发,探讨元宇宙将如何与产业结合,以及元宇宙改变数字经济形态、赋能实体经济的路径。 

京东的定位是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除了游戏、娱乐、虚拟NFT等场景,我认为元宇宙更大的价值体现在产业上,如果我们能够做到全息人机交互和精准的数字重建、数字仿真,对整个产业界都会有极大效率提升。产业元宇宙本质是数字平台把流量开放出来,通过提供全链路的智能供应链服务帮助实体经济完成数实融合的商业模式转型,从根本上提升实体经济的盈利能力。 

澎湃新闻:现在元宇宙的概念已经深入人心,但技术还属于比较初步的阶段。你觉得元宇宙在实际落地中最需要攻克的技术难题是什么? 

陶大程:具体的技术难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是是数字孪生和数字仿真,围绕这个说法有很多名词,实际就是在数字世界里重建物理世界。第二块是全息人机交互,因为无论是在虚拟还是现实世界,终究都是围绕人来建设,人类总是要和世界交互。这两块核心技术如果能突破的话,可能具有颠覆性,但至于具体怎么突破,还有大量的技术研究正在推动。 

另外需要强调的一点是,元宇宙的出现会引起人工智能范式的改变。当前的人工智能尤其是深度学习范式,绝大部分成果来自于有监督、无监督、半监督、自监督等学习范式,可以理解为是“静态”的,在预先设定好的数据集上进行学习。 

然而元宇宙使我们有可能基于强化学习、元学习(Meta-Learning)等“动态”的学习范式,通过与环境的交互“自主”地进行学习。强化学习之前受限于虚拟环境的建模的复杂度、成本和性能,只能在围棋、游戏等少数行业应用。但是未来元宇宙场景的逐渐丰富,也将为强化学习取得突破和大规模应用奠定数据基础。 

京东陶大程:三五年后元宇宙技术会质变,未来整个世界都将成体验终端

2022年6月15日在韩国首尔元宇宙博览会上拍摄的一款全息显示器。 新华社记者 王益亮 摄

在元宇宙基础研究上,国内外差距不大

澎湃新闻:你觉得多少年后我们可能看到元宇宙产品的实际落地?

陶大程:“元宇宙”的帽子很大,我们一定会落到某个具体领域去做。对于元宇宙,我们是全力拥抱的,这是一个很好的未来愿景,但是技术的路径要根植于基础理论研究,从理论突破、到技术创新、到应用落地,一步步走。从时间来判断,或许以天来计算,我们会觉得每天的变化都很小。但是假以时日,在三到五年后,你就会发现元宇宙的技术会发生质变,体验将和现在完全不同。 

澎湃新闻:就元宇宙这个领域,Meta、英伟达、微软都在全力研发,你怎么看待国内外互联网公司的竞争?

 陶大程:其实在我的观察中,在元宇宙或是人工智能领域,国内外的发展各自有侧重点和特色,但在真正的产品上未来到底谁会领先,角逐现在才刚刚开始。 

我自己曾经在高校做过长期的研究。由于学术研究面向更久远的未来,喜好带有一定颠覆性的创新,通过布局前瞻性技术为企业构建未来竞争的技术壁垒。但是前瞻性科研成果的有效性一般不能得到及时的验证。因此相比较而言,我更看着实际应用,不是快速投入商业化,而是看重其持续发展和核心优势,这也是一个学科或领域健康发展的关键所在。 

2022年9月1日,在服贸会首钢园区,参观者在元宇宙体验展馆内体验一款互动游戏。 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京东陶大程:三五年后元宇宙技术会质变,未来整个世界都将成体验终端

整个世界都是元宇宙的“体验终端”

澎湃新闻:作为京东的探索研究院院长,你未来将如何持续“探索”元宇宙,有没有新计划可以披露?

陶大程:对于产业元宇宙建设路径规划,我有三个核心观点。第一点是要建设去中心化的数字进程,需要构建超级自动化技术支撑海量设备生态,同时以人工智能生产内容(AIGC)技术为核心,构建智能内容制作、智能内容分发、智能内容运营的全链路解决方案。 

在硬件层面,元宇宙时代的入口是多端形态的。例如AR眼镜就是一种全场景、全时段的使用设备,是把数字世界叠加在现实世界上,这就造成了元宇宙时代“万物皆入口”的多端生态。简单地说,未来凡是有二维码、电子显示屏的设备、各种物联网传感器智能设备,甚至是柔性织物,都需要具备智能交互能力、搭载元宇宙解决方案。 

第二个观点是数字服务泛在化,需要我们以人工智能生产内容AIGC技术为核心,构建个性化3D内容生产、可环境感知的搜推算法、强化学习和继续学习等处理动态环境的人工智能技术。

第三个观点是实体经济数实融生的生产、优化范式革新。通过超级深度学习、模型降阶的仿真技术,我们可以创造一个高精度的数字孪生场景,把现实世界中的问题映射进元宇宙中,在元宇宙中仿真寻找解决方案,再把最优解部署回现实世界,从而减少物理世界的调优与试错等环节,实现研发周期缩短、创新能力提高等效果。

澎湃新闻:你期待元宇宙未来的最终形态是怎样的?《头号玩家》中的场景是否是你理想中的形态? 

陶大程: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我觉得,通过在真实世界上叠加数字世界,打通虚实界限,未来将不存在“屏幕”的概念,现实世界中的每个个体都是智能的、整个世界都是元宇宙的“体验终端”。元宇宙将成为实体经济的发现工具、效率工具和创新工具,让我们对现实世界有更强的认识能力和改造能力。

我希望元宇宙是技术驱动的。对于人工智能技术,我们希望能够从基础理论出发,在模型降阶仿真引擎、可信人工智能、超级深度学习、超级自动化、人工智能生产内容(AIGC)等技术方面发力,用技术创新加速元宇宙与产业的结合。

通过人工智能生产内容(AIGC)技术降低内容制作分发门槛,降低实体经济参与数字经济、元宇宙的门槛,数字平台把流量开放出来,帮助实体经济完成数实融合的商业模式转型,从根本上提升实体经济的盈利能力,加速实体经济、原产地经济和个体品牌崛起。

欧易okex交易平台,欧易okex交易所官网,欧易okex官方下载APP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